Cell:一种使癌细胞更易受化疗攻击的新方法

  • A+

根据于12月15日发表在Cell上文章可知,在致命性癌细胞中驱动细胞积极生长的信号也会激发一种应激机制使癌细胞难以被清除。当细胞受到外界压力时,这种细胞(除大部分癌细胞外,还包括在球蛋白中的遗传信息又名应激颗粒)能够降低化疗的效果。

该研究由纽约大学医学中心和托马斯杰斐逊大学的两位研究者共同指导完成。以KRAS基因为中心,在各类癌细胞(胰腺癌、肺癌、结肠癌)中对该基因进行各种变异处理。随着KRAS基因的高度活跃,这种变异的宿主细胞会形成更多的应激颗粒。

纽约大学的首席科学家Dafna Bar-Sagi说:“我们的研究结果阐述了KRAS变异的细胞为什么会如此擅长抵制治疗,同时也指出了一种使癌细胞更易受化疗攻击的新方法。

一位纽约大学生物化学和分子药理学系的教授Dr. Bar-Sagi说:“考虑到这些病人缺乏好的治疗,如果有能力去干扰这种应激机制将会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大变革。”

那这种应激机制或者说这种应激颗粒是如何形成的呢?

首先我们必须先明确:所有的细胞都是连续的暴露在应力下,且依赖应激机制而存活。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种顺应力于癌细胞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而在众所周知的应激反应中,细胞能够在中间过程的某一点当遗传信息被蛋白包围时叫停DNA的复制编码以此来形成保护颗粒。

PD-L1、IDO-1、B7-H4表达差别将促进肺癌个性化治疗

PD-L1、IDO-1、B7-H4表达差别将促进肺癌个性化治疗

虽然这种颗粒在正常细胞生活中的作用是有根可依的,但是它们也为这种KRAS变异的癌细胞的无法清除做出了贡献。最新研究发现在肿瘤内部严酷环境中,制造尽可能多的应激颗粒能够给KRAS变异的细胞一个生存优势,同时也有抵抗化疗的能力。

在试验中,研究小组发现KRAS变异的细胞比用辐射或者奥沙利铂(一种损伤癌细胞DNA的化疗法)所造成的细胞变异能产生高出6倍多的应激颗粒。为支持这个实验,研究人员从人胰腺癌细胞中捕获和计算出了第一张癌细胞中的应激颗粒图片,能够清晰看到其显著的增长。

研究进一步发现,通过制造更多的雌激素样分子(15-d-PGJ2)来增加KRAS变异的癌细胞的应力能够增加颗粒形成。更重要的是,15-d-PGJ2水平的增加,不仅在变异的细胞中,也在相邻的未变异的细胞中(13倍增长),促进了更多应激颗粒的形成,从而变得对奥沙利铂更加有抵抗力。这是因为15-d-PGJ2是一个由细胞分泌的信号传递分子。

假如我们能够阻断15-d-PGJ2的活动,我们也许能够通过移除这一共享的应激机制来增加单一治疗对癌细胞的攻击性。

但是,从另一角度而言,我们必须更加深入的进行研究。为此,作者计划以过去的数据为线索,增加环氧合酶-2(COX-2)抑制剂(一种非常受欢迎的抗炎镇痛药)来说明化疗在KRAS变异的癌细胞能提高疗效。KRAS变异的细胞是由于制作额外的COX-2来增加15-d-PGJ2的水平。同时,研究人员也将力图去确定能够直接阻断15-d-PGJ2积累的化合物分,也许在这一过程中会使用15-(NAD),作为HPGD被所知,且在15-d-PGJ2低表达时候被发现。

注:在本文所表达的意见/建议是作者独立的判断,印度直邮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些资料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全球经济寻药,助力生命,点亮生命的曙光!。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