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FR突变药品奥希替尼(osimertinib)作为一线使用药更好-

  • A+
摘要

整个FLAURA研究表明,与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医治相比,EGFR突变药品奥希替尼作为一线医治具有更好的治疗效果,而没有引发起新的安全性担忧。日本人群中进展或去世

  整个FLAURA研究表明,与吉非替尼(gefitinib)或厄洛替尼(erlotinib)医治相比,EGFR突变药品奥希替尼(osimertinib)作为一线医治具有更好的治疗效果,而没有引发起新的安全特性担忧。日本人群中进展或去世的风险减少与总体人群的减少一致。日本子集的PFS Kaplan–Meier曲线显示三个月内各医治组之间有明显分离,在随访时间段仍保持分离。尽管日本子集的吉非替尼(gefitinib)组的PFS比历史数据要长,在日本亚组中接受奥希替尼(osimertinib)医治的患病者与吉非替尼(gefitinib)组相比在PFS方面具有临床意义的改善:

  中位PFS增加5.3个月(奥希替尼(osimertinib),19.1个月[95%CI,12.6、23.5]与吉非替尼(gefitinib)13.8个月[95] %CI,8.3,16.6])。日本子集的HR为0.61(95%CI,0.38,0.99),表明与吉非替尼(gefitinib)组相比,在没有RECIST进展的情况下,疾病进展或去世的风险减少39%。阿法替尼(afatinib)未纳入FLAURA研究的对比范围;然而,最近的一项荟萃分析得出结论,阿法替尼(afatinib),吉非替尼(gefitinib)和厄洛替尼(erlotinib)在非小细胞肺癌中的治疗效果没有差异。第一,第二和第三代EGFR-TKI的历史研究表明奥希替尼(osimertinib)具有超过第一代和第二代EGFR-TKI的一个优越的功效。

  在日本亚组中观察到OS的数值改善,有利于奥希替尼(osimertinib),这与总人群中观察到的一致。两组均观察到较高的反应率(> 75%),其中大部分反应为部分反应。奥希替尼(osimertinib)组的反应持久:与奥美替尼医治的患病者相比,接受奥希替尼(osimertinib)医治的患病者在6个月及以后的医治中仍保持反应。奥希替尼(osimertinib)在日本亚组中的DoR改善与总人群一致。

  预先进行的预后评估结果包括在本研究中,因为在进行初步PFS分析时,预计OS数据尚不成熟。这些措施提供了有关在随后的抗肿瘤医治时间段是否能够维持任何观察到的PFS优势的信息。它们还可能提供初步证据,证明除PFS以外的任何有害作用都可能与较差的OS相关,例如长期毒性,导致更激进的疾病的生物学变化或耐受药物性的发展,这些都会影响下一线的治疗效果。医治。尽管患病者人数少且数据尚不成熟,但所有进展后的结果均支持奥希替尼(osimertinib)医治组。

  与吉非替尼(gefitinib)组相比,奥希替尼(osimertinib)组的PFS2出现延迟。这可能是由于从随机化到首次进展(PFS)的时间所获得的获益。也可能是因为日本患病者中PFS2(系统自动过滤词)的数量有限。因此,对PFS2结果的解释可能很困难并且需要小心。用奥希替尼(osimertinib)医治显示与中止医治或去世时间的增加以及至第二次后续医治或去世时间的增加有关。这些结果表明,通过增加随访时间和在随后的医治时间段,能够维持奥希替尼(osimertinib)在增加PFS中提供的医治好处。

  日本亚组中奥希替尼(osimertinib)的耐受性和安全特性概况总体上与总体人群一致。在日本亚组中未发现新的奥希替尼(osimertinib)安全问题。在日本亚组中,奥希替尼(osimertinib)的安全特性发现与AURA研究中表征的奥希替尼(osimertinib)的已知安全
EGFR突变药品奥希替尼(osimertinib)作为一线使用药更好-
特性特点相一致。尽管奥希替尼(osimertinib)组的1-2级ILD和肺炎发生率高于吉非替尼(gefitinib)组,但奥希替尼(osimertinib)组的≥3级ILD和肺炎的发生频率与吉非替尼(gefitinib)组相同。在医治组中报告的AEs模式与接受EGFR-TKI作为晚后期NSCLC的一线医治的患病者群体一样。

  尽管奥希替尼(osimertinib)组的暴露时间更长,但在日本亚组的两个医治组中,AEs的发生率大致相似。奥希替尼(osimertinib)组≥3级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发生率低于吉非替尼(gefitinib)组。在两个医治组中,至少有20%的患病者报告了常见的AE,包括腹泻,甲沟炎,口腔炎,痤疮性皮肤炎,皮肤干燥和食欲下降。痤疮性皮肤炎在吉非替尼(gefitinib)组中更为常见,可能是因为奥希替尼(osimertinib)对野生型EGFR的选择性高于吉非替尼(gefitinib)。吉非替尼(gefitinib)组中肝酶的延长也更为常见。

  在奥希替尼(osimertinib)组中,这些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通常是轻度的,只有三个3级或更高级别的(系统自动过滤词)。在吉非替尼(gefitinib)组中,报告了15种3级或4级肝相关AE。奥希替尼(osimertinib)组中QTc增加和WBC计数减少均较常见,但仍很少见,通常为1级或2级。奥希替尼(osimertinib)组中报告的QTc增加和WBC计数减少与临床后遗症如心律不齐或感染。日本子集中QTc增加和WBC计数降低的实验室数据与总体人群中观察到的一致。在日本子集中,对FLAURA中两个医治臂之间的安全特性进行对比可确认,奥希替尼(osimertinib)通常具有良好的耐受性,并且与吉非替尼(gefitinib)相比具有可接受的安全特性。【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哪里可以买到印度密固达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