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希替尼(osimertinib)(Osimertinib)医治具有罕见EGFR突变的肺癌-

  • A+
摘要

  大约 10% 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EGFR) 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 (NSCLC) 患者具有罕见的突变。在这里,我们报告了 奥希替尼 (Osimertin

  大约 10% 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EGFR) 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 (NSCLC) 患病者具有罕见的突变。在这里,我们报告了奥希替尼(osimertinib)(Osimertinib)对携带罕见 EGFR 突变的 NSCLC 患病者的治疗效果和安全特性。

  患病者和方式

  这是在韩国进行的一项多中心、单臂、开放标签的 II 期研究。经组织学证实具有除外显子 19 缺失、L858R 和 T790M 突变以及外显子 20 插入以外的 EGFR 突变的转移扩散性或重复发性 NSCLC 的患病者符合研究条件。通过实体瘤反应评估标准 (RECIST) 1.1 版每 6 周评估一次客观反应率的主要终点。次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期、总生存期、反应坚持时间和安全特性。

  结果

  2016 年 3 月至 2017 年 10 月时间段,共招募了 37 名患病者。除了一名患病者在开始医治后撤回同意外,所有患病者都能够进行评估。中位年龄为 60 岁,其中 22 人 (61%) 为男性。在患病者中,61% 的患病者接受奥希替尼(osimertinib)作为一线医治。鉴定的突变为 G719X(n = 19;53%),其次是 L861Q(n = 9;25%)、S768I(n = 8;22%)和其他(n = 4;11%)。客观缓解率为 50%(36 名患病者中的 18 名;95% CI,33% 至 67%)。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 8.2 个月(95% CI,5.9 至 10.5 个月),未高达中位总生存期。中位缓解坚持时间为 11.2 个月(95% CI,7.7 至 14.7 个月)。任何级别的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包括皮疹(n = 11;31%)、瘙痒(n = 9;25%)、食欲下降(n = 9;25%)、腹泻(n = 8;22%)和呼吸困难( n = 8;22%),但所有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都是可控的。

  结论

  奥希替尼(osimertinib)(Osimertinib)在携带罕见 EGFR 突变的 NSCLC 患病者中表现出良好的活性和可控的毒性。

  这是第一项前瞻性研究,在一项多中心 II 期研究中证明了第三代 EGFR TKI 奥希替尼(osimertinib)(Osimertinib)在非常见 EGFR 突变患病者中的治疗效果,不包括外显子 20 插入。在总共 36 名患病者中,ORR 为 50%,中位 PFS 为 8.2 个月。鉴于罕见的 EGFR 突变构成了一组异质的遗传改变,这种高反应率和长 PFS 具有临床意义。

  由于具有高分子异质性和低流行率,EGFR TKIs对具有罕见EGFR突变的NSCLC的临床治疗效果数据仍然不足。响应率对EGFR TKIs在NSCLC患病者用致敏EGFR突变(外显子19个缺失或L858R)是大约60%至80%,而对于第一或第二代TKI的患病者的治疗效果与NSCLC与可用数据作为回顾性或事后分析的结果,罕见的 EGFR 突变是不一致的。在 NEJ002 试验中,与具有常见 EGFR 突变(20%v76%;2.2
奥希替尼(osimertinib)(Osimertinib)医治具有罕见EGFR突变的肺癌-
个月v11.4 个月)。相反,Wu 等人报告称,在 57.1% 的 Gly719 或 Leu861 突变患病者中观察到对吉非替尼(gefitinib)或厄洛替尼(erlotinib)的客观反应,PFS 为 6.0 个月。最近,杨等人报告了对来自 LUX-Lung 2、LUX-Lung 3 和 LUX-Lung 6 试验人群的阿法替尼(afatinib)数据的事后分析。EGFR罕见突变患病者接受阿法替尼(afatinib)医治后,ORR为71%,PFS为11个月,T790M或外显子20插入突变患病者的ORR为9%~14%,PFS小于3个月。基于这些结果,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将阿法替尼(afatinib)的适应病症扩大到包括转移扩散性 NSCLC 患病者的一线医治,这些患病者的肿瘤具有非耐受药物性 EGFR 突变,包括 L861Q、G719X 和 S768I。该研究最初侧重于同时具有 EGFR 致敏突变和罕见突变的患病者。相比之下,我们的研究只关注不常见的突变。我们通过不常见的突变类别进行了子集分析。外显子 18 G719X 突变在罕见突变中最为常见。这通常被认为是一种致敏突变,其 ORR 和疾病控制率可与常见 EGFR 突变相媲美。吴等记录了接受吉非替尼(gefitinib)或厄洛替尼(erlotinib)医治的 G719X 突变患病者的 ORR 为 53.3% 和 PFS 为 8.1 个月。相比之下,阿法替尼(afatinib)的 ORR 为 77.8%,PFS 为 13.8 个月。在当前的研究中,ORR 和 PFS 区别为 53% 和 8.2 个月。尽管应小心进行交叉试验对比,但奥希替尼(osimertinib)在 G719X 突变患病者中显示出与其他 EGFR TKI 相当的缓解率。外显子 21 L861Q 是第二个最常见的罕见 EGFR 突变,被认为是一种致敏突变。在临床前研究中,L861Q 突变对第一代 TKI 耐受药物,而它可能对阿法替尼(afatinib)或奥希替尼(osimertinib)敏感。Chiu 等人报告了最大的携带 L861Q 突变的 NSCLC 患病者队列。在 54 名患病者中,第一代 TKI 厄洛替尼(erlotinib)或吉非替尼(gefitinib)的 ORR 为 40%,PFS 为 8.1 个月。在 Yang 等人的事后分析中,阿法替尼(afatinib)的ORR 为 56%,PFS 为 8.2 个月。相比之下,我们的结果表明 ORR 为 78%,PFS 为 15.2 个月,这比其他罕见突变的临床结果更好。我们建议奥希替尼(osimertinib)能够作为该突变的另一种医治选择。第三个最常见的罕见突变是外显子 20 S768I 突变。研究之间具有这种突变的临床数据不一致。邱等人据报道,只有 S768I 突变的患病者使用第一代 EGFR TKI 的 ORR 仅为 33.3%。相比之下,阿法替尼(afatinib)的 ORR 为 100%(8 个中的 8 个),中位 PFS 为 14.7 个月。考虑到该队列中包括两名 L858R 患病者,在解释结果时应强调小心。我们的研究表明,仅具有 S768I 突变的患病者的 ORR 为 38%,PFS 为 12.3 个月。

  总之,据我们所知,这项研究是奥希替尼(osimertinib)(Osimertinib)在具有罕见 EGFR 突变的 NSCLC 患病者中的第一项前瞻性研究。在携带罕见 EGFR 突变的 NSCLC 患病者中,奥希替尼(osimertinib)与高反应率、令人鼓舞的 PFS 和长期 DoR 相关,且毒性可控。尽管对少数患病者进行了评估,但基于本研究,能够考虑将奥希替尼(osimertinib)作为具有罕见 EGFR 突变的 NSCLC 患病者的医治选择。【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怎样购买VEENAT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