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瑞沙、奥希替尼诱发的心肌病

  • A+
所属分类:奥西替尼

据报道,与泰瑞沙/奥希替尼相关的心脏毒性,包括心力衰竭、QT 间期增加和心房颤动,在晚后期非小细胞肺癌 (NSCLC) 患病者中极为罕见。然而,对奥希替尼诱发的心肌病的发生知之甚少。

泰瑞沙、奥希替尼诱发的心肌病

一名 76 岁女性因肺腺癌外科手术切除后重复发而接受阿法替尼(40 mg/天)作为一线医治。然而,她经历了 T790 M 阳性的重复发,奥希替尼(80 mg/天)被用作二线医治。

泰瑞沙、奥希替尼诱发的心肌病

开始使用奥希替尼 4 个月后,她主诉发烧和进行性呼吸困难,诊疗断定性心内膜心肌活检证实非特异性心肌病,表明奥希替尼诱发的心肌病。

泰瑞沙、奥希替尼诱发的心肌病

接受呋塞米、卡维地洛和依那普利医治,奥希替尼停药3周后,她的心功能、病症和病情有所改善。

泰瑞沙/奥希替尼是第 3 代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EGFR) 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TKI),已证明可作为具有EGFR突变的晚后期非小细胞肺癌 (NSCLC) 患病者的一线医治有效。[1]作为 EGFR-TKI,与其他 EGFR-TKI(如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和阿法替尼)相比,奥希替尼报告的毒性更轻。最近,一些研究报告了心脏功能障碍是奥希替尼的继发不良事件。心功能不全的频率小于1.0%。因此,它被归类为极其罕见的发病概率。然而,医生应该对奥希替尼医治引发起的潜在心脏毒性保持警惕。

此前,从 2016 年到 2018 年,根据 8450 起不良事件 (AE) 的数据,报告了与 EGFR-TKI(奥希替尼、厄洛替尼、阿法替尼或吉非替尼)相关的心脏毒性发生率的罕见发生率 (3.7%)。[5]尽管心力衰竭、心房颤动、QT 间期增加、心肌梗塞和心包积液已被报告为与 EGFR-TKI 相关的心脏毒性,但与此相比,奥希替尼引发起的心脏 AE 的频率 (6.1%) 更高( 2.1%) 的其他 EGFR-TKIs。值得注意的是,与其他报告的心脏 AE 相比,奥希替尼报告的心力衰竭风险延长。然而,奥希替尼相关心脏毒性的潜在机制仍不明白。值得注意的是,据报道,有 7 例患病者出现了与奥希替尼医治相关的心功能不全。在包括我们的患病者在内的 8 例病例中,7 例为女性,6 例具有外显子 19EGFR敏感突变,并且对 7 例患病者给予奥希替尼作为第 2 或更高的医治线。8 例中有 2 例进行了心内膜心肌活检。因此,关于病理结果的信息很少。我们的病例表明非特异性心肌病,超声心动图、胸片和心脏检测结果一致。此外,在停用奥希替尼后,我们的患病者病情有所好转。心脏毒性分为两种类别,可逆的和不可逆的。关于奥希替尼引发起的心脏毒性的具体特点知之甚少。然而,我们的患病者表现出可逆的心脏毒性。尽管 4 例之前的病例接受了奥希替尼的再医治,目前尚不明白是否应在因心脏毒性而停药后再次使用奥希替尼进行医治。

关于与奥希替尼相关的心脏毒性,之前的一项调查报告了心力衰竭 (1.6%)、动脉颤动 (1.2%)、QT 增加 (1.3%) 和心力衰竭 (0.7%) 的发生率。曲妥珠单抗是一种针对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2 (HER2) 的单克隆抗体,与心脏毒性的发生有关。尽管 HER2 讯号传导是维持心脏功能所必需的,但奥希替尼与曲妥珠单抗一样,也会抑制 HER2 通路。因此,可能会发生与奥希替尼相关的心脏毒性,尽管很少见。肿瘤学家对应与恶性肿瘤分子靶向药物物相关的心脏事故采取相当小心的态度。最近,我们报告了一例因使用奥希替尼引发起的心室颤动后 QT 间期增加,突然心肺骤停,需要心肺复苏的病例。因此,意识到与奥希替尼相关的危及生命的心脏毒性至关重要。在本病例中,观察到与心肌病相关的充血性心力衰竭的证据,但没有严重的心律失常。我们假设心肌病可能被确定为与奥希替尼相关的心功能不全的原理,包括之前病例系列的报告。

总之,医生应该警惕心肌病是晚后期 NSCLC 患病者中与泰瑞沙/奥希替尼给药相关的心脏毒性之一。【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